未分类

老湿机软件破解版资源共享

道是什么?

理也,更是天地万物之本源!

道魔之争,起于上古,连番的大战,无数代,都不知死难过多少修士,早就结下死仇。

能站在桃花坞的修士,都是各天的精英弟子,是道门的未来砥柱,对魔灵诱惑人心的那一套,早就了然于心,没人会在意,更不会有人浪费口水与它争论。

因为,与一个害了无数大能前辈的魔灵争论,最没意义!

大家只在意一样,千多年前天地门的那场内乱,是那魔灵在里面搅动风雨。

只在意,光之环的主人,数代没有好下场。而现在,它的主人,就在他们身边,虽然她身上还有不少缺陷,却是她生平际遇所致,换成他们站在她的角度,也许会比她还要偏激……

撇开那一切,只凭她在堕魔海的所做所为,就不愧道门修士四个字。

“想不到,魔门最神秘的暗幽门,居然从头到尾只是一个魔灵在诱惑人心。”

长白慨然一叹,二十二件光明法宝,从上古以来,其围绕在它身边的,有多少人或事?居然都因为刚刚触手可及的魔灵,毁得那般惨烈。

“……谷令则、洛夕儿、卢悦,我件事,我会上报修真联盟,为你们请功!”

虽然他也奇怪,谷令则如何在那个连他都查不到的魔灵手中逃脱,并且反算的,到底没问出来,也不打算再问了。

文艺美少女森女系长裙甜美笑容漫步林间写真图片

经此一事,他也要自省他的心。

魔灵为什么能一而再,再而三的蛊惑道门修士反投魔门,归根到底。还是一些人……人心不纯不善。

巧舌如簧的魔灵,煽动那样的人,最容易了……

此事更要通传天下,再不能让天地门的惨祸,再在修仙界上演了。

长白飞剑传书成型的时候,上官素几个天地门的人,也送出了他们的飞剑传书。

那场大乱。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各峰长辈心中的痛事。中峰与外峰之争,也因为那件事,从来没断过。

光之环的主人。要再回天地门了,若是再只顾私心,宗门大义何在?天地宗旨何在?

“我没事,你……不用担心我。”

奖励不奖励的。谷令则还真没多少在意,她现在只在意卢悦的面色。这都快半个月了,唇色还是这般的不好,“洛天意送去的血精石你没用吗?幽泉之主,经此一事。一定不会轻易找来,你……”

她想说,你不用再想着什么引蛇出动。委屈自己了,可是后面的话。被妹妹突如其来的拥抱,给打断。

“不……不要丢下我!”

卢悦把脸伏在她肩头,哑着嗓子,“不要再丢下我一个。”

天知道,她那一会有多怕!多恐惧!

漫天神佛,都被她求了一个遍。

她无法想象,因为她改变得太多,最后连累谷令则,把她性命害了的后果。

肩膀上的湿濡,晕染的很快,谷令则心尖发酸,娘死的时候,妹妹也是哭得不行,也说不要再丢下她。

丢下她……

是她一辈子的痛吧?

“……傻丫头,在你眼里,我就这么没用吗?”

谷令则吸吸鼻子,一边拍她后背,一边宽慰她,“我灵根资质可比你好呢。”

卢悦僵住,瞬间哭不出来了,什么叫比她好?

都说蠢姐姐聪明,可是在她看来,分明是笨得无可救药。

卢悦把眼泪鼻涕都蹭到她身上,“是啊,你什么都比我好,你最厉害!”

要是不厉害,也不会明明怀疑到那东西与幽泉有关,还专走这偏僻地方的,这一会,卢悦也不知是咬牙好,还是咬牙好。

远远的,没被元婴修士抓包,组队出去寻找魔灵的洛夕儿,其实只是好奇,竖那么一会的耳朵,结果被她们两个的谈话,弄得无语之极。

以前她一直不明白,这两人都那般关心彼此,怎么每次都会弄到不欢而散的。

现在她有些明白了,首先是谷令则不会说话。

也不知这丫头是怎么回事,对着别人,她巧舌如簧会说话的很,回回对着万般关心的卢悦,反而说出来的话,那失没水准,还噎死人不偿命。

“卢悦,你不能只抱着你姐姐啊,还有我,今天我可是舍命陪了君子,刚开始的时候,都要吓死了。”

“吓死了,你不拦着点?”

说到吓死,卢悦还是有些腿软,所以对洛夕儿的求表扬,怎么可能有好心气,“她蠢,你也蠢啊?”

“喂喂!你们两个会不会说话呀!”

洛夕儿算是被她俩彻底弄败了,“要都不会说话,回去先把嘴巴洗洗。”

“噗!”

谷令则也反应过来,应该是她那句灵根资质比她好的话,说错了。可是此时,听洛夕儿这样说她和卢悦,实在是忍不住。

她们姐妹都是不会说话的人吗?

不是的,只是……关心则乱!

“好了,都别气了,都是我的错,我想试试自己厉不厉害。”谷令则认真地看着妹妹,“卢悦,我还想告诉你,我不是你的负担,在有需要的时候,我……我也可以帮你一把。”

卢悦愣在那里,她觉得那魔灵对自己使得招,可能还有后遗症,谷令则那句,我也可以帮你一把,一直不停地回响在耳边……

她可以帮她一把吗?

或者她一直都拼命的想帮她一把。

回忆如潮水般涌来……

事隔三百年后,她在元婴中期后,终于有能力了,带着一堆人,那般把丁岐山堵在莫姬山顶……

“卢悦,你怎么了?是不是那里又不舒服了?”谷令则再次被妹妹煞白的面色给吓住。

“没事……我没事!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

“那我们快点回去吧!”

洛夕儿算是怕了卢悦,“你说你伤都成这样了,还那么急着跑来干嘛?我和令则两个怎么也不会让自己太吃亏的。连这个都不知道吗?”

“你多想了,我关心的只是谷令则。”长吸两口气后,卢悦可不在意打击这个跟谷令则一起胡闹的人。

“我的天,良心都被狗吃了呀,”洛夕儿攀着她,“唉!可怜我就是个受虐狂,偏交了你这样的朋友。”

卢悦翻了个白眼。前世今生的各种伤感。被她这几句话,全都打下去了,“一段时间没见你。洛夕儿,你的脸皮又见涨啊。”

“咦!涨了吗?”洛夕儿摸摸脸皮,又摸摸她的,“还得修炼。没你厚!”

“噗!”

谷令则拉住卢悦想敲人的手,“现在别跟她争。过段时间,你伤全好了,我把她带来,到时。你想怎么削都成。”

洛夕儿这次是真的瞪眼了,臭丫头,为了哄妹妹。简直不把她当人了,“姓谷的。你是不是不想混了,有你这样当人朋友的吗?”

“什么不想混了,她不护我,难不成还要护你呀?”

卢悦臭她,“她当然要护我,我们才是亲的。”

我们才是亲的……

终于说出来吧?

洛夕儿朝谷令则眨眨眼,意思是怎么样,我就知道,臭卢悦是个护食的,什么她都护。

谷令则咧着嘴巴,在卢悦身后,给她伸了个大拇指。

三个人打打闹闹,一路回逍遥驻地。

一直被关在房中的丁岐山远远看到的时候,眉头不自觉地深蹙起来。

前面那些遁光,他当然看到了,原还以为魔灵幻儿肯定得手了,没想到,居然……

此时,他唯一庆幸的是,自己一直被关在这禁制里,外面的事,应该没人能怀疑到他身上。

丁岐山转了两个圈,站在屋子中间,俊目四望,“幻儿,你是不是回来了?”

等了一会,没人回答他。

“幻儿,别闹了,回来就出来,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这一次,他的声音有些大了,可是室内一片空寂,那人应该是真的没回来。

丁岐山松口气,总算有点脑子,没过来。

桃花坞可是有化神大能,再加那么多元婴修士,还有……还有须磨真人!

当年,他可是亲眼见到须磨活活撕了一个魔门大能,别的人也就罢了,须磨他是能避多远,就希望避多远。

可是……

怎么会失败呢?当初他被关在这层层禁制里,幻儿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开,百般诱惑于他,现在怎么会?

丁岐山双目眯眯,他一直觉得她很厉害很厉害的。

能用莫*力,打开魔族的那什么通道,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,出去把幽泉认主,现在怎么抓一个谷令则反而会失败呢?

丁岐山百思不得其解。

如果幻儿没跟他说,他上了谷令则,可以影响到卢悦,他未必有那个想法。

人的*一旦打开,就怎么也收不住了。

他现在万般想谷令则。

想她比他还高的修为,想上了她后,若是再用点手段,把卢悦的修为也尽数吸来……

丁岐山的舌头在唇上转了一圈,丁家其实在很多年前,也是世家,虽然已经没落到只剩他一个有灵根的修士,却不防碍丁王府,还存有当年鼎胜时的各类玉简。

纯粹水灵根的女修非常难得,就算有,也是各宗着力培养的人。

他一个没背景,没后台的小修士,想要在东亭宗出人头地,要付出多少,从一开始他便明白。

所以他拼命讨好师父竹河真人,师父他老人家人面广,他跟着收了多少见面礼。第一眼见到那个小小的,只有十岁的谷令则时,他生平第一次大方的给出见面礼。

丁岐山摸出一把灵气十足的小剑,这是谷令则反赠他的。

呵呵!回馈愣是贵重了两成,当时他多高兴啊……

她是灵墟宗核心弟子,她师父只有她一个亲传弟子。

他只要把她娶到手,东亭和灵墟两宗,都会高看他一眼。将来花散积累近千年的身家,也一定会留给她唯一的徒弟。

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,是丁家有一本双修秘籍,上面记载一种能把冰灵根转换成水的办法。

有了那个……

丁岐山握握拳,当年他想得多好,与她结为双修道侣,然后等着冲击元婴的时候,让……让她帮忙。

虽然会损些她的道基,可自己元婴后,一定可以用灵药再帮她提回去的。

为了那些,他一点点的接近再接近。

接近之后,他发现,谷令则真是一个好女孩,各方各面,都能拿得出手,他越来越喜欢她。

虽然她身后,有一个不怎么样的家族,可他都帮她想好办法了,只待他们在一起,他就帮她运作。

到时候谷家再不是负担,反而会成为他们提供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资源地……

他有信心的,有那么多的好处,他一定可以元婴,甚至若是谷令则给力些,再帮他冲击化神都有一定的可行性!

这一切,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必变了?

丁岐山一拳打在墙壁的禁制上,从遇到卢悦的第一次起。

臭丫头,好像生来便是克他的。

“没用的东西,只会上床吗?”

实压不住的气怒,终于在确定幻儿没回的前提下,骂了出来。

经此一事,桃花坞,他是不可能再动手了。

以后,谷令则无论到哪去,一定会更加谨慎!

“嘭!”丁岐山把桌上的东西,全扫到地上。

谷令则生来的谨慎,她一旦感觉身边不安全,起了戒心下,第六感超强。

咦!不对。

丁岐山连连拍额,他怎么忘了提醒幻儿,谷令则那个人,六感超强?

再加上旁边的洛夕儿,她的火灵根纯粹,对阴魔之气敏感非常,她们两个在一起时,是不能动手的。

“蠢才!”

丁岐山再骂一声,要不是幻儿跟他说,哪怕化神修士当面,若不是立意查找,都不可能找到她的话,他也不可能不提醒一句。

怪只怪,那个人自以为本事,害他也错估了她的本事!

只希望,她不是胡吹大气,万一被人捉到,可千万不能把他供出来。

想到这里,丁岐山随手招出一个血水滴样的东西。

魔宝?

这个小小的东西,真能与卢悦的光之环一较高下?

丁岐山轻叹一口气,可惜,他一直被关在这里,无法印证,更无法让它吃饱。

若是……

想到那些化神大能,丁岐山摇摇头,灵界只怕不能动手了,一旦动手,露出丁点的蛛丝马迹,只怕想逃都不可能。(未完待续。)老湿机软件破解版资源共享